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银行

CPI数据泄密案8人获刑当事人曝证券业潜

2018-09-08 17:05:25

CPI数据泄密案8人获刑 当事人曝证券业潜规则

CPI泄密者落的背后

西城检察院上午首次披露这起轰动一时大案侦破始末

2010年6月,国家宏观经济数据在正式公布前被境外媒体提前披露,如同在金融市场投下一颗炸弹。社会广泛关注,甚至怀疑政府权威,中央领导当即要求严厉打击泄露国家秘密的行为。今天上午,西城检察院首次披露了这起曾轰动一时的CPI宏观经济数据泄密案侦破内幕。

抓捕泄密者

2011年2月,北京市西城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按照国家保密局、最高人民检察院、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的指示,成立了228专案组,对国家统计局、中国人民银行等部门工作人员涉嫌故意泄露国家宏观经济数据的问题进行查办。

西城检察院反渎局局长傅晓雨召集工作人员开展了案情讨论。国家统计局的孙振以及上海某证券公司的郑飞首先进入专案组的视线。孙振从国家统计局掌握的宏观经济数据正是通过郑飞泄露出去的。孙振是国家工作人员,行踪相对固定,但专案组对郑飞却只了解他的工作单位、一个联系以及有和海外媒体接触的经历。不过,如果不能控制郑飞,对于孙振的泄密行为也难以认定,整个案件将无从查起。

2012年3月1日一早,傅局长带队来到了上海。下飞机后,专案组成员首先赶到浦西某大厦,这是郑飞的工作地址。

当一行人做好抓捕准备,到达该大厦10层时,却发现已经人去楼空,连办公家具都搬空了,地上积攒了一层尘土。难道郑飞所在的公司已经得到消息提前搬走了?

面对意料之外的情况,专案组仔细观察了楼内环境:楼层内的尘土很厚,说明该公司已经搬走了很长时间,不可能是刚得到了消息匆匆潜逃的。通过向物业人员询问,专案组得知这家证券公司早在2011年四五月间就搬走了。

这公司搬去哪了?时间紧迫,要是再拖下去走漏了风声,郑飞潜逃,案子就更难办了。办案人员突然想到,根据掌握的信息,郑飞办公的固定前两天还在使用,应该可以通过来确定郑飞的位置。

经过一番周折,专案组终于找到了郑飞单位的新址。为了不打草惊蛇,上海检察院的协助人员用上海方言拨打了这个,接的正是郑飞!专案组即刻驱车赶到现场,将郑飞控制起来,并将郑飞的笔记本电脑和相关证据材料予以扣押,连夜将郑飞带回北京。

郑飞落,专案组在北京同时前往国家统计局抓捕孙振。

证券业的“潜规则”

孙振与郑飞就像一条绳上的两只蚂蚱,互相牵制。专案组的审讯策略也利用了这一点。就在郑飞返回北京的路上

CPI数据泄密案8人获刑当事人曝证券业潜

,郑飞的“上家”孙振被带到了西城检察院。经过一番较量,尤其是当孙振得知郑飞已经被抓获时,孙振放弃了抵抗,承认了自己将国家宏观经济数据故意泄露给他人的事实。

孙振吐了口,郑飞在与审讯人员的几次交锋下也慢慢“缴械”了,一五一十地交代了自己和孙振从认识到通过MSN 联系从而获取涉密数据的行为。

郑飞说,他是从海外大学毕业的研究生,和大陆本地的研究生有“阵营”矛盾,两方各自抱成一团,互相之间来往较少。由于国内的经济政策多变,政策对经济形势和证券市场的影响很大,如果没有提前知晓信息的能力,在分析研究上就没有优势,所以很多研究员想尽办法,通过各种门道寻找数据。找到数据之后,为了显示自己有能力、有关系的本事,研究员就四处传播这些数据。结果每到月初相关单位正式公布数据之前,整个业内的经济数据就已经是满天飞了。

“这就是证券行业的潜规则。”郑飞总结说。

郑飞表示,他接受过保密教育,只是自己没有当回事,也没想到问题这么严重。他觉得传播了经济数据顶多就是违反了行业规范,罚点款之类的处理,没有想到会触犯刑法。

“我现在太后悔了,早知道有这么严重的后果,我说什么也不给别人乱发的,我对不起我的父母,对不起我妻子”说着话,这个30多岁的汉子竟然哭了起来。

顺藤摸瓜出大案

“办案是一个需要动脑筋的活儿,不能单纯的就案办案,要学会从案中发现新的线索,深挖犯罪。”这是傅局长的口头禅,也是他的办案思路。

“228”专案本是一件针对孙振等个人泄密行为的调查,而傅局长却坚持从案件中找线索,从线索中深挖犯罪。最终这件个人泄密案被专案组从个案到串案,由小案到大案,最终成为先后立案8件8人,涉及秘密级和机密级国家秘密数百件的特大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案。

孙振泄密案的侦查为整个专案的侦查工作开了一个好头。此后,专案组又发现了中国人民银行的副处级干部伍超明涉嫌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的行为。

伍超明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认识得很清楚,到了检察院就很快承认自己已多次泄露国家秘密。不过,“聪明”的伍超明总是问一个说一个,检方掌握多少就承认多少。

专案组开始对伍超明的关系人群进行了调查梳理,从中筛选出从事金融证券领域的多名人员,在讯问时便有的放矢。伍超明因此供述了上百项宏观经济数据泄露的事实。专案组以此为线索最终发现并成功侦破了伍志文、刘西江、刘士骏、林松立等系列泄密案件。

经济数据泄密就像一个产业链条,从上到下,从源头向外扩散,“口口相传”。伍超明将数据泄露给伍志文和刘西江,再向下泄露给刘士骏,接着又挖出了林松立。整个案件就像是一条藤蔓上结出的一溜西瓜,被一个个顺着藤蔓摸出来。

经过10个月的艰苦工作,西城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专案组圆满完成了案件查办工作,共立案侦查泄密案件8件8人,其中特大案件4件,要案2件,已全部获法院有罪判决。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