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股

塞浦路斯议会否决开征存款税

2018-10-26 19:44:17

塞浦路斯议会否决开征存款税

陈月石

扰动全球金融市场的塞浦路斯存款征税案无果而终,经过长达两个小时的辩论,北京时间20日凌晨塞浦路斯议会无一人赞成对储户征税。

这也意味着塞浦路斯不得不想新的办法来应对危机。按照塞浦路斯官员自己的说法,如果没能通过存款征税筹集58亿欧元资金以换取100亿欧元的国际援助,塞浦路斯银行系统将会崩溃,该国政府也将因没有资金运转而破产。更严重的后果则是塞浦路斯退出欧元区。

最新的进展是,塞浦路斯目前一边在与欧洲债权人重新讨价还价,规划替代方案;另外一方面希望能从俄罗斯获得对国内银行业的支持。但至昨晚截稿时,塞浦路斯的两手准备暂时都未获得成效。

留给塞浦路斯政府的时间已然不多,尽管首笔14亿元债务6月3日才到期,但已歇业近一周的塞浦路斯银行等不起,而没有解决方案就让银行开业的结果或就是挤兑潮,以及银行体系彻底崩溃。

0票赞成征税

在欧元区内,塞浦路斯就像一只不起眼的麻雀,但就是这只麻雀正在考验整个欧洲的耐心和能力。

经过持久的讨价还价,三驾马车(欧盟、欧洲央行、IMF)同意100亿欧元援助塞浦路斯,而条件就是塞浦路斯必须对银行存款征税以自筹58亿欧元来共同应对危机。这一方案公布旋即引起全球金融市场震荡,存款征税方案也数度修改。

其中,昨日塞浦路斯政府正式递交议会的征税方案已经较16日的最初版本有了较大修改:议案规定2万欧元以下的存款免征税,2万至10万欧元之间的存款征税6.75%,10万欧元以上存款征税9.9%(详见东方早报3月20日A25版《塞浦路斯存款税方案一改再改》)。

尽管对小储户的利益有所保护,但塞浦路斯议会并不买账。没有一个议员投票支持该协议。

其中,塞浦路斯总统阿纳斯塔夏季斯所属的民主大会党在议会的56个议席中占20个议席,但该党19名议员投了弃权票,另有一名议员因在外访问而缺席投票。议会中其余的36位议员则全部投了反对票。

在投票现场外,数百名抗议者与防暴警察对峙,并高喊他们正在吸我们的血的口号。

更值得一提的情节是,塞浦路斯财长在投票前递交辞呈,但未获塞浦路斯总统批准。

奥朗德将直接介入

谈新救助方案

在存款征税方案被否后,塞浦路斯政府也迅速展开了新的磋商,以获得欧盟的救助资金。

最新消息显示,法国总统奥朗德20日晚些时候将与塞浦路斯总统尼科斯阿纳斯塔夏季斯进行交谈,试图为存款税议案遭否决后的塞浦路斯寻找新的救援方案。报道说,奥朗德和阿纳斯塔夏季斯将在欧洲团结一致精神,以及透明和对所有人都公平的原则指引下,寻求解决办法。

德国总理默克尔周三称对塞浦路斯议会否决欧盟提供的储户征税计划表示遗憾,并表示欧盟将等待由塞浦路斯政府所提供的新提议

塞浦路斯议会否决开征存款税

欧元集团主席、荷兰财政大臣杰伦戴塞尔布卢姆在投票结果出炉后曾发布一个简短声明称,欧元集团已经准备好协助塞浦路斯进行改革。戴塞尔布卢姆表示,对于投票结果深表遗憾,但坚持只有塞浦路斯满足救助条件才能提供救助;现在主动权在塞浦路斯手中。

不过,欧元区似乎难以放弃苛刻的救助条件。

对于救助方案可以起到举足轻重作用的德国财长朔伊布勒19日指出,对塞浦路斯议会的投票结果感到遗憾,批评这是一个不负责的结果。

与德国站在同一阵线上的还有法国。法国财政部长莫斯科维奇表示:(塞浦路斯)债务超过100亿欧元,这是难以持续的,欧元区不能再借钱给塞浦路斯。

欧洲央行(ECB)则在结果出炉后发布了一个简短的声明,称致力于按照现有的规则向塞浦路斯提供流动性。分析人士指出,欧洲央行的最新声明暗示,如果塞浦路斯议会通过救助提案,该国银行将得到帮助。但如果议会继续选择否决票,欧洲央行将不会提供支持。

与俄罗斯谈判亦无果

值得关注的是,除了欧元区伙伴,塞浦路斯也在期待来自俄罗斯的帮助。

有数据显示,目前在塞浦路斯的金融系统中,俄罗斯资金高达250亿欧元,14%的塞浦路斯银行账户属于俄罗斯人。有一种说法是,俄罗斯的资金几乎都是通过塞浦路斯进入欧洲。因此,俄罗斯有动力援助塞浦路斯。

据路透社报道,在投票结束后,阿纳斯塔夏季斯即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进行了通话。塞浦路斯财政部长萨里斯(MichaelSarris)更是直接赶赴俄罗斯,并与包括俄罗斯财政部长AntonSiluanov在内的俄罗斯高层官员举行会晤。

不过,至截稿时的消息,塞浦路斯和俄罗斯的谈判尚无结果。萨里斯称:还没有结果,没有实质性成果,我们对良好开端感到高兴。俄新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俄罗斯和塞浦路斯在财政部以及第一副总理舒瓦洛夫那里的谈判没有取得具体成果,谈判将继续进行。

据路透报道,塞浦路斯请求俄罗斯同意将早前的25亿欧元贷款延期5年偿还,并降低目前为4.5%的利率。此外,该国还寻求俄罗斯向其提供50亿欧元贷款,但俄罗斯还没有对该请求做出决定。此外还有消息称,塞浦路斯拟出售银行给俄罗斯,但随即被官方否认。

正在煎熬的银行

在没有解决方案的情况下,塞浦路斯银行继续保持关门的状态几乎不可避免。由于下周一为塞浦路斯的全国性假日,部分政府官员称,银行可能关门直至26日。

银行每关闭一天都是一种伤痛。但国内银行业可能会在重新开业后的几天内损失10%的存款,大约相当于75亿欧元。有市场人士如此描述塞浦路斯的窘境。

据了解,为防止遭遇严重的存款外流,塞浦路斯政府正与欧盟官员一起讨论紧急预案。据华尔街报道,紧急应对案内容可能包括:设定储户每日取款上限;设定出境电子转账上限;放慢交易处理速度;设定出境现金上限。

有意思的一个细节是,目前各方都担忧塞浦路斯银行一旦开门就会瘫痪。在这种紧张情绪下,英国国防部3月19日称,已经派遣一架英国皇家军用飞机向驻塞英军运送了100万欧元现金,以应对可能出现的紧急情况。一位发言人称,如果取款机和借记卡彻底失灵了,这些现金对驻塞英军将非常重要。

Q&A

欧债危机再发酵

Q&A

会有下一个塞浦路斯吗?

新华海外财经的一篇稿件称,卢森堡很可能就是下一个塞浦路斯。因为与塞浦路斯一样,卢森堡是个非常小的国家,但却拥有十分庞大的银行业。其银行业危险程度甚至超过塞浦路斯。

欧洲央行的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年底,塞浦路斯银行业的规模大约是国内经济规模的八倍。此外,与经济规模不成比例的不仅是卢森堡的银行业。IMF的数据显示,只有50万人口的卢森堡拥有规模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基金管理行业,其资产管理规模约为GDP的50倍。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